围着悉业等人的人数却越来越多了

时间:2020-06-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推荐者的城市“这个地方感觉真不错呢!”刚刚走入了这个世界其中一个城市中的葛叶,不禁讲出了如此的评价来。感觉起来,这是个充满了文化气息的城市。科技看来是属于比石油动力更进步一些些的时代,街道上,到处都是低矮却充满特色的房舍。城市之中并不嘈杂,但也并非是空无一人,事实上,街道一眼望去,人还挺多的呢。只不过这些人全都低着头,手拿着纸笔,似乎正在写些什么。而这也就是为何一行人刚来到这城市时,会有如此感觉的原因了。然而,数十秒后,他们却后悔自己曾经那么想过了。当悉业等人更往城市里头走去之际,忽然间,有些人抬起头来见到了他们。街道上遇见陌生人,这原本应该是个再普通也不过的事情了,然而……“你们终于来了啊,我等你们好久了呢。”一个年轻人抱着一大叠的纸张,冲到了悉业与圣音等人的面前来说着。在此同时,其他十多名同样拿着纸张或书本的人,也都来到了他们周围,说出了类似的话来。“不用考虑了,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啊!”“其他的人或许不错,但是看看我的吧!”“这才是你们要的啊,不看会后悔喔。”“别犹豫了,就是我了啊!”一瞬间,围着悉业的众人,全都开口说出各自的话来,尽管语句杂乱,但勉强可以听出大致上在讲什么。“吵死了!你们到底要我看什么啊?说清楚啊!”葛叶不耐烦的大喊着,但这句话才刚说出,对方却立即翻开了手中的书本或纸张,接着又开始各说各话。“这是我写的‘七万九千六百一十二龙珠之决战巴黎台东万里长城’。”〈作者注:为了自己的心理状态,建议别把名字记起来。〉“这是我的‘棋灵通灵海贼游戏王之黑色笔记本之皮卡丘决战乔巴、keroro’。”“这是我的‘超真神法圣魔仙妖鬼怪天使恶魔风火雷电梦幻彩绯龙影月强者霸王流氓领域大陆战记传说物语年代录第七十九次修改版’。”“那些听名字就知道不好,看看我这‘线上online’!”“哼,那些都是小孩看的,选我这本‘妖艳美艳惹火性感情欲欲海摘花寻芳淫虐妓院风流逍遥游’吧!”众人依旧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这让被夹在中间的葛叶等人,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且也弄不清楚状况。“……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对啊,什么乱七八糟之稀里哗啦的?要就说清楚点啦!”被无数奇怪的语句疲劳轰炸完的葛叶,无力地说着,而黑色回忆则是在一旁附和着。但这句话不说也罢,一说,却反而像是启动了什么开关似的,让他们又开始各说各话。“我这本书是描写主角从很弱变得很强,然后遇到更强的敌人,于是变得更强,然后又遇到更更强的敌人,于是变得更更更强,然后又遇到了更更更更强的敌人,于是变得更更更更更强……〈中略七万余字〉……的故事。”“我这本是说主角原本是个普通人,后来扶老太太过马路不小心掉到异世界,吸了那里一口空气后变得更强,却遇到了更强的敌人,于是又多吸了两口空气,于是变得更更强,然后……〈中略十二万余字,可参考上列〉……最后统治异世界,并且把全部女人收入后宫。”“我这本是说主角是个学生,因为机缘而修炼到绝世神功‘要你命三千’与‘蓝色生死恋’,从此步上仙道之路,度过了小劫、中劫、大劫、大大劫、非常大劫、非常大大劫、绝对大劫、绝对大大劫、非常绝对很大劫和最后的……总之就是很大很大劫的故事。”“我的故事简单多了,总之就是看得很爽,主角见人就上,无论男女老幼,地上走的、水里游的、空中飞的、立法院里头当米虫的……总之有脚的除了桌子之外都上……事实上,也上过七次桌子。”叙述的言语一个比一个神奇,尽管这次是听清楚了,但却没有一人搞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然而,围着悉业等人的人数却越来越多了。他们都抱着自己手中的本子步步逼近,拼命地说着悉业等人听不懂的事物。就在这群人已经快把悉业一行人压得喘不过气来之际,忽然间,一个黑色的罐子从天空飞来。下一秒,落在地上的罐子发出了强烈的闪光来。强烈的光芒让这些人睁不开眼,就在这同时,数个戴着黑色护目镜的人冲入了人群中,一面打落了众人手中的文件,一面各自拉了悉业、圣音等人,逃出了现场。匆匆回头望去,但见后方乱成了一团。每个人都蹲在地上捡着他们的文件,没有人能够朝着悉业等人追来。推荐者的城市˙里“呼!真是恶梦啊。”刚被陌生的人拉出了人群,来到一处隐密的地点后,葛叶不禁如此抱怨着。“不论你们是谁,在此先致上谢意。”戴着护目镜的人,听到圣音说的这句话,却突然拿下了眼镜,用着讶异的神情看了她一眼。“你们……难道不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吗?”“一样的人?你们是指?”“那还用说吗?这是常识吧?”另外一个人听到了圣音的问题,忍不住理所当然地回答着。“这个世界上大致有三种人,创作者、出版者跟观众。”“呃……所谓的创作者,该不会就是刚刚外头那些……”黑色回忆用半怀疑的口气问着,却见对方用严肃的神情点了点头。“没错,刚刚那些包围你们的人,都是想成为正式创作者的人,而且是属于‘自我推荐’类型的创作者。”“‘自我推荐’?你的意思是说,刚刚他们那样的行为是在推荐?”“是的,不管你们是否认同,那是一种推荐的方式。”站在圣音身旁的男人这么说完,另外一边站在悉业身旁的人则接着说。“很多人都向往成为正式的创作者,让自己的作品可以成为商品贩售,并且让更多人看到。而我们的责任是必须审核这些作品,决定是否要替他们将这些作品流传出去,他们达成梦想,而我们可以赚钱。”“这很正常啊,可是……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啊?”黑色回忆不解的问着,却见这三名男人都不禁同时叹了口气。“这儿本来是很多新手创作者自我训练的地方,他们会在这里不断尝试新的作品,学习新的技巧,自我磨练,创造出好的作品来。偶尔,也会有一些人,不需要特别磨练,作品就可以有相当高的水准。”“那样也不错啊,毕竟世上就是有人特别有天分嘛。”“原本我们也是这么想啊,但那却是地狱的开始……”说到这儿,三名男人的语气又黯淡了几分。“有个出版者,在这儿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新人,理所当然的,其他出版者也会来此碰碰运气,时间久了,这儿就成为了新手创作者汇集,等待出版者来找到他们的地方。”“可是这儿的创作者与作品实在太多了,想一个个找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有个出版者率先使用了一个方法,他用招募的方式,将自己所想要的作品条件开出,例如‘动作’、‘爱情’、‘童话’……之类的主题列出来,让大家来自我推荐。”“结果还真的挺有用,不少人都来了,而那个人也选出了相当不错的作品。”“这样不是很好吗?事情完美落幕了啊。”“不,才正要开始呢。因为前车之鉴,大家开始格外重视自我推荐。一开始还算符合,但到后来……根本不是那回事了。”“什么叫做‘不是那回事’啊?”“有次我说要找题材是‘校园爱情’的作品,结果来了个作品里头只出现过两幕校园,而所谓的爱情,只有性爱的作品。”“他那还算好的呢,我想找本题材为‘凶案’的作品,竟然有人跟我说:”书里的这只兔子,因为比赛输了而想杀乌龟‘,要不然就是什么’这个男人的性能力高到会把女人搞得欲仙欲死‘。““那有什么?有一次我要找题材为‘宠物’的作品,结果你猜怎么样?至少有七个人拿了里头有男主角强奸人类以外生物的作品给我!”“还有些人,作品本身有些根本性的问题,最快的方式是全部重来,但是他却一个劲的修改,这次不过就修改,下次不过又继续修改,到了后来,还有人连修改都没有,同一个作品不断换名字当成是新作品。”“而且这情况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只要硬说可以沾得上边的作品,都会跑来自我推荐。算一算……里头真正符合而又不错的作品,都快不到百分之一了。”说到此,三名男人又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来。“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就把标准写清楚或者订得更高嘛。”“你以为我们没想过吗?我们后来曾经一度把标准加了个‘好看’或者‘精采’之类的,一开始还真有点效果,但是几次后,大家都用一句‘我自己觉得写得很精采’来作理由。”听到男人说的这句话,悉业不禁微微苦笑。“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不刻意去隐藏,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自己的作品才是最好的作品。”“这点我们也晓得,所以他们来推荐的书我们也都会看,但是随着聚集在这儿的创作者增加,而好的作品一个个被选走,常常会有一次征求,却得不到任何一个好作品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都不要啊。”葛叶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但男人却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也想啊,但开了好多次征求大会却选不出一本书的下场……就是像我们一样,被他们追杀。”“既然这样,就随便选一本还可以的嘛。”“那也不行啊,选了那本,就会有人说‘我的也不比他差,为什么不选我?’”“选也不行,不选更不行……结果我们变成里外不是人,想离开这里也办不到。”“离开这里也不行?”听到这句话,葛叶不禁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对啊,那些创作者现在成立了一个自治团体,轮班把守在城门口,除非我们答应让全部的作品都出版,否则不让我们离开。”“全部作品?那是多少啊?”“大约八千个作者……两万多部作品吧。”“总之是个很可怕的数字,没人有这种财力。”“真搞不懂,如果是好的作品,应该不用特别自我推荐就可以出版了吧,为啥他们那么在意推荐呢?”“‘我的作品其实很好,只是看的人少’,我想大部分人都会这么想吧,都会认为自己有能力,只是缺乏了机会,因此想要争取那个机会。只不过,当每个人都这么想的时候,机会往往只会落在一些还没有准备好的人身上。”“这世界上,或许真的有有能力而缺乏机会的人,但那样的人其实不多,至少……不见得一定会是自己。”“但是谁又愿意承认自己是平凡的人?”“但是……真正特别的人,往往都甘于平凡啊。”说罢,悉业与圣音不禁同声叹了口气,随即,悉业抬起头来,看向了男人们。“我有个方法,应该可以让我们离开这儿,你们要试试看吗?”无法推荐的标准“找到了!他们在那里!”“别让他们跑了,快追!”一见到悉业等人的踪影,之前那些在四处巡视的创作者,就大喊了起来。然而,当他们正打算故技重施, 澳门真人皇家网投将悉业等人包围起来之际, 澳门真人网投正网却都不禁愣住了。因为悉业身旁的男人手中, 人气最高的棋牌游戏排行榜高高举着一个征求作品的告示牌, 高人气棋牌游戏推荐上头写着:“类型不拘,征求‘难看’的作品”。牌子上的“难看”二字,还用特别显眼的颜色与大小区隔出来,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看样子,应该有点用了吧?”看着周围众人犹豫与困惑的神情,葛叶与黑色回忆不禁暗暗窃笑着。“又不是笨蛋,谁会承认自己的作品难看呢?”正如黑色回忆所说的,看到那样征求作品的标准,一时之间,每个人都不禁犹豫了起来。如果今天上头写的标准是别的,如“精采”、“刺激”、“紧张”之类的,那怎么样都可以硬扯上关系。但偏偏今天的条件是“难看”,这实在让他们不禁感到相当犹豫。举着这张告示牌,悉业等人一步步,缓缓地朝着离开这城市的门口移动过去。然而,就在他们刚往前走了约有数丈远的时候……“其实仔细想想……我的作品挺难看的耶……”“你也这么觉得吗?其实我的也是耶。”“你们都这么认为吗?那我也觉得自己的作品满难看的。”“对啊,我的作品也难看啊,一个关于从石头中跑出来的猴子,跟不合格的和尚去盗版经书的故事,怎么可能好看呢?”“我的也是啊,一个大难不死的小孩跑到魔法学校的故事,哪里可能好看了?”“还有我的!外星来的青蛙型宇宙人喜欢做钢弹模型,这种题材怎么会好呢?”顿时之间,每个人都改变了自己原有的话。附带一提,他们大概不晓得,有许多现在他们认为不好的点子,后来都有人写成了相当不错的作品。每个人彼此都开始说自己的作品难看,随即……纷纷朝着悉业这边跑了过来!一见如此,众人尽管感到不可思议,但却也没时间感叹,只有把握机会继续往前奔去。尽管最后算是失败,但也多亏了悉业这个方法,为众人争取到了时间,在千钧一发的情形下,逃出了这个城市。事后想想,这也许是悉业至今离开时,最狼狈的一次了吧。跑到了那座城外,确认了对方没有追来,众人缓缓停下脚步来。“感觉挺复杂的呢。”回头看着那在建筑上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圣音不由得说出了这句话来。“其实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吧?想要自己出现在更多人面前,想要写出来的想法被更多人所认同,每个人不都如此?”“确实,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追求被认同的感觉……而且那也是他们的自由。”“既然如此,又为何会变成如此呢?”“因为他们唯一做错了一件事……强迫别人去注视自己。”孤独的创作者们跟悉业等人一同逃出的三个男性,有两个都已经先离去了。剩下一人,因为前进的方向相同,而自愿与悉业等人同行,顺道当个向导。男人的名字叫做“司”,外表、身形都属普通,是个感觉多一个没多、少一个不少的角色。稍微交换了一下自我介绍后,一行人继续朝着前方的路走去。不多时,众人们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与之前的城市相仿,这儿的建筑总是透露出一种艺术气息,根据司的解释,是因为这儿的房子都是“作品”之故。然而,跟之前那地方相比,这个城市却给人一种很冷清孤独的感觉。并非是没有人居住在此,事实上,这儿跟上个城市的人口应该是差不到哪去的。路上有许多小店家,门口总摆着些桌椅,而有许多人,就坐在上头努力地创造着自己的作品。“明明在做一样的事情,为什么会看起来差这么多啊?”“大概是因为没有任何人在交谈的缘故吧。”悉业简单回答了葛叶的问题,而走在一旁的司则在这时接着说下去。“别太在意,这个城市就是这样。”“这些人也都是创作者吗?”“是啊,当然是。”“如果是的话,怎么……”“怎么显得这么孤僻是吗?”司放低音量说着,随之露出了苦笑。“在这儿的创作者都深信‘孤独是最真实的道路’。”“呃……别用这种文诌诌的话啦,解释清楚点嘛!”听到司的回答,葛叶不禁如此抱怨了起来,但不等他回答,悉业就接着说下去。“他的意思应该是,这儿的创作者都认为,创作的人必须要孤独吧。”“你说得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孤独跟创作,这两个有绝对关系吗?”“至少他们认为有关啊。”司说着,淡淡地笑了笑。“不过其实我想我或许有些了解吧,绝大部分的创作,都是由一个人来独自完成的,就算是个很大而且需要很多人帮忙的作品,所呈现出中心的思想,也是由一个人独自想出来的,在这些层面上,他们确实是孤独的。”“可是那种不去跟人接触的创作方式,真的会有好作品出来吗?”“当然有啊,还不少呢。”司轻松的摇了摇头,否定了黑色回忆的疑问来。“像有个女性创作者,一辈子关在自己的房间,却创作出了十七首著名的诗句。还有个创作者,他花了十多年的时间,隐居在家中,就为了写一本作品出来,虽然之前曾经被列为禁书,但现在可受欢迎呢,还有很多读者们,为故事中两个女主角谁该跟着男主角而相互争论呢!“更有个创作者,因为得罪了人,被割了下体,虽然个性孤僻了起来,却写出相当不错的历史作品来。”司如数家珍般地说着,综合新闻同时继续往前走去,不多时,一行人来到了城市之中的广场上头。就如同以前无数世界的广场一般,总会放些纪念用的物品,当然这里也不例外。广场中央有个石碑,上头刻着许多人的名字。不等众人开口询问,司就将石碑的来历娓娓道来。“这块石碑上头,写的全都是为了作品而死的人名。”“为了作品而死?”“是啊,很多创作者都会在作品完成或者未完成时自杀,很多读者会因此重视这部作品。像是之前有个人投河自尽,结果作品就很红,大家还会找时间投食物进他自杀的河中,纪念他呢!还有个人,先割下自己的耳朵,然后又开枪自杀,他的作品也是红得不得了。”当司刚刚说完这句话,只见不远处的高楼上,就有个创作者从屋顶跳下,碰的一声,脑袋开花当场毙命。因为事出实在太过突然,悉业也来不及阻止,众人更是哑口无言。“别紧张,这很常见,这个石碑平均每三天就要多记个名字,写满就换,目前已经换了第五块了。”“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你的反应也太过冷静了吧?”“就是说嘛,好像常常见到这情形似的!”“是很常见啊。”司苦笑着点了点头,神情之中多是无奈,他走到了坠楼而死的创作者身旁,拾起了尸体旁的作品来。“一开始进入出版界的人,总是要在这儿待上一段时间,等着哪个创作者自杀,拿他的作品去出版,这是有销量保证的。”听到了这句话,悉业于是伸出手,拿起了司手中的那本作品,随意翻了翻。“好看吗?有趣吗?精采吗?到底怎么样?”好奇的葛叶凑上前来,焦急地问着悉业看后的感想。“虽然对死者有些失礼,但是……不好看,不有趣,不精采,也不怎么样。”说罢,悉业随手将那作品扔给了身后的葛叶。葛叶随手翻了翻作品,大致看了一下,很快就了解悉业为何那么说。因为那作品之中,拼命写着这世界有多么的差,人有多么的坏,命运有多么的可悲,好像世界上一切都没有意义,人生是很空虚缥缈,生活是非常的痛苦不堪,与其活着,不如死了算了……之类的想法。“看来这就是这家伙的死因吧。”随着悉业看了那作品的黑色回忆,不禁说出了如此的评语来。“像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什么为作品而死,而是为了自己,自私的选择死亡罢了。书中拼命强调人生的空虚痛苦,还想用死亡,将这想法更扩大地感染他人,这样的人……跟因为快感而杀人的人也没什么两样。”“或许吧……感觉到人生空虚的他们,是因为只看着自己而没注意到别人。”“世界是空虚的,而自己更是。偏偏……他们将更空虚的自己看得过于真实了。”圣音轻轻叹了口气,这时只有她能见到,那位创作者因为自杀之故,灵魂还停留在此,并且不断重复着自杀的行为……“如果创作会让创作者感觉到痛苦,那么必定是他们走错了路,正确的道路,最终是不会替自己增加痛苦的。一味追求所谓的孤独,却又想要别人认可自己,这跟小孩闹别扭有什么不同?”“我同意你的话,自虐的方式实在不是很可取的创作法。”附和着悉业的话,司缓缓地放下书来。“怎么,不是说要出版吗?”看到这样的举动,圣音不禁有些好奇的问,而司则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让给别人吧……我可不想做出这种选择。”说着,司又露出了那种很没存在感的苦笑。“让这种作品流传,感觉起来应该会遭到报应吧。”清高的创作者们感觉到上一个城市没有什么值得停留的,一行人于是继续前进。这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众人于是加快脚步,总算,在傍晚时分到达了下一个城市。严格说来,这儿不能算是个城市,叫做小镇或许较为理想一些。这儿是个被绿树环绕着的区域,里头有几户房子,看起来算是相当淳朴的地方。“好累喔,我们在这儿休息一晚好不好?”好不容易找到勉强可落脚的地方,已经走了大半日的葛叶,不禁如此抱怨了起来。因为知道葛叶一旦开始抱怨,就不会轻易闭上嘴的悉业,于是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司,似乎想听听他的意见。“在这儿休息啊……应该没啥问题,不过……说话要小心点就是了。”“小心点?小心什么啊?”黑色回忆这么问着,但不等到司的回答,只见屋子里头已经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真是稀客啊,想不到这个偏僻的小地方,也会有客人来呢。”一见到悉业等人,中年男子立时露出好客的笑容。见到男子的笑容,葛叶不禁感到轻松不少,之前听到司的话,她还以为这儿的人脾气都很不好呢。或许是听到男子的话,其他几间房子的住户也纷纷走了出来。跟男子一样,当他们见到了悉业等人,都露出了欢迎的笑容。这样的气氛,让葛叶看了更是完全的放心,不多时,众人就已经接受到了他们的款待,并且得以留宿一晚。夜晚,在小镇居民的招待下,悉业一行人用了一顿不算丰盛却分量十足的晚餐。可能是小镇中的惯例吧,居民们集中在屋子最大的一家用餐。“我想差不多是时候了吧。”刚刚喝了一口饭后端上来的茶,坐在主位的男人突然如此说着。同一时间,只见其他几个居民们,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与期待的神情来。就在这时,主位上的男人朝着悉业等人看过来。“远来是客,不如你们也参加吧。”说罢,居民们也未征求悉业等人的确实回答,便簇拥着众人往外头中央的小广场上走去。外头有处空间,是个看起来为集会广场的地方。中央种了棵大树,下头则放了数张竹椅子,底下还放了些酒与小菜。“再去多搬几张椅子来吧。”刚刚坐在主位的男人如此命令着,看样子,他似乎是这个镇的领导人物。不多时,椅子搬来了,众人坐上位子,而悉业与圣音等人也被拉到了位置上头。“今天该由谁先开始呢?”“就由你吧。”“是啊,难得有客人,当然是由你先开始。”几个居民如此提议着,其他人点头附和,而那男人听了也不多加推托,点了点头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本书来。“呃……又来了啊?”一见到那本书,葛叶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却见居民们看了她一眼,于是连忙闭紧嘴巴。就在这时,带头的男人开始念起了自己手中的书来。“因为有新客人到来,我就从可以单独看的新章节开始吧……”说罢,男人翻动了手中的作品,接着开始念起了里头的文字。男人念着自己的作品,那似乎是个试图要表达出深度的故事。虽然悉业等人对此并不是很在行,但是大致可以感觉得出来,男人说的故事,似乎极度的想要表达出其中蕴含的涵义,但故事本身实在太过枯燥,让人连听都有些听不下去,更别提体会里头的涵义了。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男人总算是把作品给念完了。当他讲到了最后一个字,阖上了书本,露出了颇为满意的神情来。“太精采了!真的是太棒了!”不等到男人主动开口询问,居民们就开始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因为这些人的存在不是那么要紧,为了方便起见,就姑且用甲乙丙丁为代号吧。甲:“真的是太棒了!巧妙的运用了许多隐喻,来突显主角跟他爱的马桶之间的感情,真的是太惊人了!”乙:“还有那坨大便的内心纠葛,虽然没有着墨许多,但却不容忽视啊!”丙:“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上一次内容中,马桶刷跟主角间的互动也是重点之一啊!”丁:“对!尤其是那句‘当大便拉出来之后就可以冲马桶’,简直是神来之笔啊!”乙:“可是主角的不舍,也表现在他按下冲水钮的动作之中。”丁:“看着大便从马桶中冲下去的同时,主角丢下去的卫生纸,正好象征着‘晚饭的小菜用买的反而比较便宜’的真理。”甲:“还有那泡尿!当他滴出马桶的刹那间,让我想起了‘道可道,非常道’这个道理啊。”乙:“这让我想起上本作品的那句名言啊!”丙:“我也这么觉得,那句‘拖鞋不只是用来打蟑螂,其实可以穿在脚上’,简直可以与现在这篇相互呼应啊。”〈作者注:可以理解以上语句逻辑之人,请尽快跟附近的精神科联络,或考虑进行自我人道毁灭。〉居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把男人的作品捧上了天,但是对于这些讨论,悉业等人却只有沉默以对。过不了多时,居民们似乎把能说的都说完了,于是渐渐停了下来。男人满意地看了看他们,接着却将眼光停留在悉业等人的身上。“你们对于这作品可有什么指教?”听到这句话,悉业等人微微愣了几秒,正想回答些什么,司却赶紧接话。“真的是不错的作品呢,令人……印象深刻。”听到这句话,男人露出满意的笑容,却又接着说。“别客气嘛,有什么缺点尽管说出来,我喜欢听别人的批评。”“不不不,这作品真的没什么缺点可挑,硬要说的话……就是故事太短,不够过瘾。”司说着这些分明是违心之论的话,男人显得极为愉悦,但黑色回忆与葛叶却在这时忍不住偷笑了几声。在这样的距离之下,男人听到了她们的笑声,于是转而看向她们。“你们呢?不知有什么指教?”“……没有什么好说的啦。”“对啊,我们不懂这东西,不知该说什么。”葛叶与黑色回忆的回答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但男人似乎显得有些不满意,于是又朝悉业看去。“你呢?看你的样子,应该有颇多感触吧。”“……无聊的故事。”沉默了半晌后,悉业叹了口气,随即说出了这个宛如炸弹般,具有破坏一切和平气氛的答案。听到这句话,居民们露出极度惊讶的神情,司露出了“大事不妙”的神情,圣音只有苦笑,葛叶与黑色回忆则是等着看好戏。只见男人脸部开始微微抽动,似乎想要笑,却笑不出口。“喔!你这么认为的话,想必是有高见啰?”“没啥高见……我想我说的是大部分人都会想说的。”“喔!说说看啊,我洗耳恭听。”“故事很无聊,不知所云,或许你想表达什么很深的道理,但看起来更像是故弄玄虚。”悉业几句话说出,其实内容并不刻薄,尽管内容并不讨好,但却是很合理地说出自己的感觉,但男人脸都歪了。“哼!原来你们也只是那种人而已啊!”“哪种人?”尽管知道对方不会说得多好听,但是黑色回忆还是基于好奇心,问出了这句话来。然而,男人没有回答,反而是旁边的居民甲乙丙丁等人回应了。“还用说吗?当然是那种人啊!”“没错,就是那种只懂得看好看作品,却不了解里面哲理的人。”“对!还有只注意作品是否精采,里头却没有人生道理的人。”“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人,所以真正好的作品才无法传世!”“就是有你们这种人,世界上没水准的作品才越来越多!”居民们越说越激动,忍不住个个都站了起来。然而,被指着鼻子骂的葛叶也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这样讲太可笑了吧?所谓的作品,不是本来就为了要给人看才创作出来的吗?既然如此,凭什么抱怨别人不喜欢看?”“就是说嘛!自己把作品写得那么枯燥,就算里头真有什么大道理,也没人会愿意看啊!”葛叶带头反驳着,黑色回忆也跟进,但这样做的下场,却让对方更加的生气。人在气头上的时候,连别人好好的劝说都不见得会听,更何况是像葛叶与黑色回忆这样,毫不保留的说话?只见居民们一步步逼近,就在这时,带头的男人却缓缓站了起来。“大家不要生气了,他们会这么想,也不能完全怪他们,毕竟我们的水准,并非是匹夫可以了解的。”男人这么调解着,尽管话中带刺,但对于居民而言,倒还是有点效果。原本听到男人这么说,葛叶又不服气的想要反驳,但却被司赶忙捂住了嘴。“说得也是啊,燕雀岂知鸿鹄之志?我们也不能勉强别人啊。”“没错,别人的水准不够也不能怪别人,我们确实太激动了。”听了男人的话,居民们渐渐平静了下来。尽管口中还会唠叨一些话,但却不那么气愤了。后来,悉业等人依旧在居民们的招待之下留了一晚,不过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与悉业没有再聊上任何一句话。一大清早离开时,也没有任何人送行,众人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下,离开了这个小镇。“真是群奇怪的人,不喜欢他们的作品,就对人这么冷漠啊。”“这还算好的呢,听说,有个人也曾经在无意中批评过他们,结果被打断了一只手呢。”司说着,不禁大大地叹了口气。“所以我刚来的时候就说了啊,在这儿讲话要小心一点。”“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之前几乎忍着不开口的圣音,终于在离开了小镇后如此问着。“他们是一群自称‘隐士’的人,因为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曲高和寡,所以定居在这个地方。”“就叫你别说那种文诌诌的字眼了嘛……曲高和寡?那是什么意思啊?”“抱歉,一时习惯了,那意思是说,一首曲子的难度太高,能够唱和的人就跟着变少……换言之,他们认为,一个作品越是好,喜欢的人就会越少,相对的,很多人喜欢的作品,就是不好的作品。”“与其说是道理,听起来更像是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呢。”黑色回忆不禁苦笑着说出了如此的评语,但圣音倒不是完全这么认为。“其实倒也不能否认,有些事情,喜欢的人很多,可是并非是好事。比方说赌博、饮酒、淫乐……这些确实是如此。”“可是有很多事情,喜欢的人少,也不代表是好的。”“喜欢的人多不对,喜欢的人少也不对……到底答案是哪边啊?”听到了悉业与圣音两方的话,葛叶不禁皱起眉头苦思着。“总之,这些人是认为,他们的作品是因为太深奥,所以喜欢的人少。相对的,别人是因为太粗浅,所以喜欢的人多。”“要这样认为,倒也是他们的自由,不过……看样子,他们似乎也不怎么愿意没人喜欢他们的作品嘛。”“说得也是,否则的话,昨晚他们也不会那么生气了。”圣音点了点头,附和着悉业的话。“要写出有哲理的作品是非常好的想法,但既然是好的哲理,就要试着写得更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否则的话,只是在发泄罢了。”说罢,圣音不禁回头看着随着距离而渐渐变小的小镇。之后,一行人,又接着继续向前。良药外头裹着糖衣,是为了让更多人容易入口,倘若硬是去掉这层糖衣,那么药的价值也会减少了。

原标题:英国游戏周销榜出炉:动森蝉联冠军

  原标题:4月份CPI今日公布 同比涨幅或重回“3时代”

,,ag电子游戏官网

上一篇:也不晓畅再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睡往了

下一篇:没有了